性感麻薯在线拉丝儿~★
古早的肉松盒子分量很足,自认为蛋糕体偏多,要是肉松和麻薯再多点就好了嘿嘿嘿)¬º¶°)¬

我!跟!大英雄!领证!啦!
PS:哪位没良心的master跟我一样是第一个跟大英雄领证的?↜(ψ•̀ ˇ•́ )★

stop!stop!真的养不起了∑(✘Д✘๑ )

对糯叽叽的大福毫无抵抗力_(┐ ◟ᐕ)¬

CoCo的鲜芋青稞牛奶,鲜芋香甜软糯,青稞嚼劲十足,无糖的牛奶原滋原味润滑醇厚,整体甜度不高,是我这种微甜星人的最爱了~★
PS:万圣节限量的南瓜欧蕾也超好喝,只可惜现在木了哭唧唧(;へ:)

所以我为森马会有辣么多歪出来的四星啦(*꒦ິ⌓꒦ີ)不舍得卖又养不起,放过孩子的肝吧(இдஇ`)!!!

十二岁那年我的祖母去世,我在医院的太平间见了她最后一面,晕染她脸庞的颜色是我从来没有看见过的一种白色,不是我经常给她画画时用的白蜡笔的白色,不是被我幼稚拙劣的涂鸦布满的白墙的白色,祖母的脸应该是蜡黄带着点儿黝黑的,现在看到她的脸色让我很不舒服甚至有点恶心。母亲和父亲在裹尸布被揭开祖母的脸刚露出时就哭了,我之前同样也没有看见他们流泪——觉得稍微有点儿新奇。走上灵车前,祖母的姐妹们哭得泣不成声甚至有人近乎晕厥,我注视着她们的哭脸面具,脸上面无表情内心毫无波动。后来祖母的骨灰盒被埋入黄土之中,那座山很矮很难看很崎岖很难走同时飞虫钻入我的眼睛蜘蛛爬上我的脚踝,从此我讨厌祭奠,不再参加。祖母只出现在我的梦中一次,我看见她转动浑浊的眼珠望着我抿着嘴唇不愿说话,来不及问什么我就醒了,后来我不再做梦。祖母消失了,我告诉自己;没关系,反正最后大家都会归于虚无的,因此你不会寂寞, 另一个声音在我耳边低语。

我爱你,我会将你的身体遵照黄金比例完美地切割开,你那宛如红宝石般鲜红的心脏我会小心翼翼地取出,把你的身体从内而外翻开,每一寸肌肤都细细亲吻,用我的这双肮脏粗糙的手摩挲你的子宫,如果可以,我想嚼碎你的骨头,把你的血和肉一并融入自己的身体。啊啊,可是,你没看我一眼就选择了挫骨扬灰的结局,我的小指连一丁点儿灰烬都没有机会碰到,真残忍……你看着我的时候,我仿佛被海水淹没,成了溺水之鱼;仿佛被抛向天空又被摔落,成了坠空之鸟。在最后,你没有呼喊;你没有叹息;你没有呜咽,我不知道,我没想到,我再也不会,我再也没有,睡吧,闭上眼睛,再见!永别了!

ddung东己饼干,酥脆的饼干体加粘牙拉丝的麦芽糖夹心;黑糖口味焦香略甜,咸蛋黄口味刚入口能尝到的只有朴实的原味,细细回味鸭蛋黄的咸香醇厚返还舌尖,好吃不贵——2袋16.5rmb。

当你凝视深渊的时候,深渊也在凝视你